您当前位置: 联盟娱乐 > 经典散文 >

行走在淡雅的文字中

发表日期: 2019-03-25

念书,是一种自我滋润的过程,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悠然浇灌。书,是水,是一脉清泉,是精神的甘露;而心,则是一朵荷花,根植在水中,无声无息,吸足水分,自我开放,在晴日的午后,或者静谧的夜晚,披发出淡淡的馨香。
 
是以,朱熹说,“半亩方田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这样,为有来源活水来”,说的是念书的重要性,明心见性,透彻灵魂。
 
是以,有一位作家说,念书之后的心,如露珠浸染过的年夜地。谈的是念书后心灵的舒畅,以及舒畅。
 
我喜好念书,尤其在烦恼时,在寥寂时,在患得患掉踪时,都邑拿一本书,无言地独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慢慢地读着,读沈从文的《边城》,读周作人的散文。这时,就仿佛有鸟鸣盈耳,月光盈脸,珠露在心:满身干净轻松,如一片羽毛,在阳光下披发出丝丝的光芒。
 
沈从文的小说,老是给人营造出一角理想的天空,营造出一角精神生活的后花园。这儿,有清清的流水,有高高的白塔,有边城,还有边城的人和干净的恋爱:翠翠在这儿撑着船,间或见人说笑,眼睛会小兽一般一眨,低下头去;傩送在有月亮的夜晚,会登上岩头,唱着清亮亮的歌。这儿有吊脚楼,楼窗打开,白白团团的脸儿笑着露出;这儿有端午的鼓声,有“雨落下,水面一片烟”的迷蒙。这是一个协调的情况,一片诗意的田园,无论是生活的,无论是精神的。惋惜,我们只可了望,只可爱慕,却始终无法走近,无法进入。翠翠,还有翠翠们的山歌,就如一轮圆月,吊挂在边城的上空,吊挂在边城的夜晚,让我们可望而弗成即。
 
更况且,这儿还有悠扬的笛声,有迎亲的唢呐,有黄狗汪汪的啼声。
 
一切,都是这么美,让我们的心浸润个中,显得丰盈,干净。
 
一切,都是那么干净,拂拭着我们的思惟,让我们的思惟水灵,清爽,馨喷鼻如梦。
 
沈从文《边城》的美,借助于优美雪白的文字,化为一颗颗清亮的水珠,映着青山绿水的韵意,带着青苍翠嫩的穿透力,穿过书本,穿过时光,一颗颗滴落在我们的心中。我们在养心的同时,也在养目,我们在滋润情感的同时,也在文字的喷香味中醺醺欲醉。
 
文字和内容,在沈从文的文章里,到达一种高度的美的融合。这种美,不是技能,是艺术,一种清爽天然的艺术,和王维的诗,李清照的词,可曩昔后辉映,平起平坐。
 
这种天然清爽的美,在另一个作家的文中,也不时闪现。
 
这小我,就是周作人。在周作人文中,文字清流如水,情感雪白如云,美好的篇章如明花照眼,好鸟时鸣。在他的文中,故乡的野菜,提着竹篮走在乡间野外中的女子,还有那悠远的儿歌,咿呀的乌篷船,山上如丹的乌桕树,把一个水乡的景致,淡出淡入地浮如今我们眼前。一时,故乡之思,如烟一般袭上心头。
 
此时,我们想到了故乡,想到了故乡山头的斜阳,斜阳下放牛白叟的山歌;想到了故乡的巷子,巷子双方的野草野花,还有扛着锄头的农人;想到了我们昔时背着书包,在凌晨的风中一群群唱着歌向黉舍跑去。
 
周作人的散文,不时让我们踮起脚跟,遥望日益远去的故土,还有旧事,还有童年和童年的人事。
 
读沈从文的文章,我爱好在午后,一小我浑无闲事时,也无人事打扰时,坐在那儿,看上一两章--当然不能多看:美的器械,好的器械,应当细细享受,太快了,太仓促了,有些暴殄天物。一章读罢,满腹难言的愁绪,竟然一丝一缕地袭上心头。这种愁,说不清道不明,却很熨帖。我们的心,在名利场上已经风干,已经缩水,已经没有情感波动了。读了沈从文的文章,一种久逝的情感,又终于得以回归了:有情感波动的心,才是真正的心。
 
至于周作人的,我爱在患得患掉踪时,在年夜挫折之后,一小我拥被而卧,看上一篇两篇,或是他吃茶喝茶的,或是他喝酒的,或是他有关故乡庙宇石桥的文章,都无弗成。周作人的情感,无论忧喜,无论思乡,都化成淡淡的文字淡淡的忧伤。这些文字,如一杯热茶,一缕酒喷香,一盘酥油豆,让读者一颗风尘飘摇的心,找到一处生活的驿站,拍拍尘土,坐下来,获得刹那的安抚。
 
尘凡过往的心,负重前行,能获得一会儿安歇,获得一刻安闲,该多好啊!更况且这儿,风轻云白,月明如昼。
 
每一本好书,都是一处精神的驿站。
 
那么,我们在忙碌中,在醉生梦逝世时,为什么不放下手头的事,挤出一点时光,挑拣一刻安闲,拿一本薄薄的书,在安静的午后,或者虫鸣四起的夜晚,读上几页呢?“因过竹院闻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等于此理。读一片淡雅的文字,你的心就会拂去繁华,变成一朵荷花;你的人,也会一身寂静,如统一片通碧的莲叶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0 联盟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