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联盟娱乐 > 写景美文 >

浅夏,心事落痕

发表日期: 2019-03-25

  轻拂,这细细的风,是谁的苦处,在款款步入的浅夏里盛开…
 
  浅夏,夜色如绵柔的细雨,浸湿了相宿相栖的鸳鸯梦,隔着一朵夏花的烂漫笑靥,与我对望…
 
  安静的夜,听着细细声风声,别无其他。不想惊扰一丝夜色,枕着一弯新月,临水池入睡…
 
  梦,暖和了那些时光深处遗落的流年,挽落一分红霓,在这个夜里,成一季的喷香…
 
  窗外、一朵花呢喃着紫色的芳香,袅袅而来,与我重逢,蓦然,我眼角就溢出泪,听着她思绪如海,素年,却都隐在这时光里…
 
  也许,时光就是这样,一抹留白,一份轻柔,一段执念,那发丝拂过的泪痕,那相拥入怀的曾今,散落成一段段无人知晓的文字,成一段荒原,一段陌路天际…
 
  流年,似这江南的炊火,被记在泛黄的文字里,那年,你说:你是我世界最美的花,要用最美的姿势凋零……,心底,忽、漫起细细的雨声,在我眼底,雨色濛濛……于是,那年今后,我将所有的光阴都描摹成一朵花开的模样,用清瘦的笔画一隅暖和,收容所有过往的流浪,
 
  花影抚疏的夜隐在窗外,不想推开窗,我想生生坐成一阙青词,写一小我,写一段事,沿一笔苦处,在这夏夜里行舟千里,在一泓诗意中研墨,让期待很久的旧念,漾起满满的暖,落在这夜色的眸底,染爱流年,时光沉香,让今霄的夜,成一色烟雨,吟墨绽放,在一段文字里,倒影昔年…
 
  于是,养一枚花在心海,养在流年与生命之间,守望蒹葭,让淡淡的喷香气,掀起梦影的竹帘…
 
  [二]
 
  窗外,有紫槐的喷香气,淺淺薇夏,夜纯净似瞳眸,馥喷鼻流年,轻语指尖…
 
  夜很静,如我心中的晚笛,婉转着时光的轻语,随夜风蹁跹成一抹温馨的忧伤,我眼光中的婉柔,如水,徐徐游弋,夜如澜,你在彼岸,我在此岸…
 
  回忆来时路,冥冥中,我们是在等前世山盟商定的归人,当一场芳菲暖心的梦,远去,再远去,已分不清哪是咫尺,又哪一刻又是天际,我在路上,你,在心中,谁开始有了挂念,只是时光的那头的旧址,已落满厚厚的尘埃……
 
  深深浅浅的萍踪,是一枚种子,低眉,便开出一朵壮丽的花,如我前世手中的一株青莲,陪我青灯月素,写进年轮的一卷经籍,你不在,我在,我还在…
 
  夜,像一片深邃深挚的海,只是不知,望断天际的人在何方,夜,在一笺纸上,有我写下的长长短短的句子,静落眉间,湿了心田,如我眉睫的轻吻,在无尽的夜色中风干…
 
  旧事太多,会在一行诗句里,眉梢晕染,潺潺留喷香。
 
  一杯淡茶,已经变冷,如这初夏的夜,不知不觉间有一些薄凉。几处闲愁,几枚泪痕,长成我掌心里的温柔,以一灯的禅悟,讲尘凡旧事,讲没有苦楚的孤独,只是关于你的文句,在心海无法泅渡……
 
  也许,记忆太长,成了月光下的影子,寂寞成了恋人,我便学会在一壶酒,一盏茶,一枝笔,一段文字里清修,在孑然的默念里皈依,岁月一步步远离,而我,却从不曾走远…
 
  也许,重逢无语,我与你,只活在一阕泛黄词里,那真情的段略,安置着你我的灵魂…当今夜风起,吹过你的眉弯,我和你在看着同样的月光…
 
  [三]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春已走远…
 
  温凉的风,轻轻划开夏的门扉,春的情思不知凋零何处。夏已含开花喷鼻,被风带走了那么远…
 
  只有我的几分旧念,合着这季候静静静地步覆,散落在江南的夜色里,伸展成嫩嫩的新芽,瞬时光,长满了全部季候的墙…
 
  很多多少的心境,还沒在春季的地皮栽下,便跌落在迎面而来的夏里…
 
  一些人,一些事,被淡望,,只有阡陌尘凡里的心殇难言,温婉成一首动情泣人的短章,在我生命的路口,写一首欢快之歌,让流年里记忆,成永久的风景…
 
  让心静默吧,做一场微笑相拥的梦,来去之间山水情浓,成一朿盛开的陌优势烟…
 
  窗外的花,开在温柔的夜色里,几分楚楚,惹人器重。我躲在她的喷鼻气中,执字抒情,迎风写诗,让疲乏不堪的心,枕着温柔安静入睡…
 
  一成长路,一程风雨,一种人生,在生命悠长的奔赴里,我们就这样,一路倾付着,一路亏欠着,在多情与无情间徘徊迷离,一些折叠在光阴里的记忆绕指叩心,在梦里悄然寂灭…
 
  也许,可以期待一个明媚的夏,斑驳的往来来往。然后,等一缕风,平和的吹过,一如你我的时光,一如你我……在梦的尽头,与我对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0 联盟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