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联盟娱乐 > 写景美文 >

云上天阶元阳梯田纪行

发表日期: 2019-03-25

 何必云里寻景致,一路山花不负侬。
  万顷银屏叠翠色,天阶辉映艳阳红。
 
  ——作者:淡水泉《不美观观元阳梯田》
 
  观赏过许多云上梯田的摄影作品,每次都邑被绚美的画面所震动。不远万里奔赴元阳拍梯田,实在是种附庸精致的行动,亲眼目睹那天人合一的绚丽气象,才是此行的真正目的。——题记
 
  从有福之州飞越春城昆明,等待的心加积攒的情,与地球上最美曲线的首次约会,便如同一杯酝酿已久的云南红,未饮已是先醉。
 
  次日从建水古城动身,到元阳梯田景区三个多小时的车程,途中碧野流翠,山花烂漫。可谓走一程山川,不美观观一路景致,看着看着,心魂也入了画。正午从元阳县穿城而过,进入哀牢山区,天色渐渐昏暗,细雨如酥,雾气迷蒙,山路的能见度不跨越20米,真恰是三里不合天,如此变革莫测的气象,却是始料未及的。
 
  清晨推开窗户,几缕晨光中的多依树。依旧浓雾深锁,清凉寥寂。从客栈的晒台四周望去,昏黄雾霭中难见几个背着蛇矛短炮,寻找角度的摄影爱好者,心中不禁担心,生怕今天无缘得见哈尼祖先的造物事业,但上天既赐赉我如许一幅水墨丹青,就安心宁神细细地打量起身边,雾中青竹,疏枝摇映,堪比潇湘窗前的清影美女。轻拢薄纱,淡描浅构,置身其中,不恰是一幅随心抹就的适意吗。
 
  刚过八点,忽然而至的肃清除风驱散了烟岚雾锁,朝阳跃出。梯田终于露出了真容。没有光影,没有衬着,近处蜿蜒的线条勾画出一片片镜面,反照着青黛的山色,远方隐约的树影和错落的房舍,构成了淡淡的背景,好一幅清雅的山川画卷。但瞬间,轻雾漫卷,恍若海市蜃楼,一切又归于无形。
 
  正以为掉,东边山顶放射出紫色的霞光,填满山谷的云海瞬间与梯田连为一片,阳光洒落在上面,只见云海金涛漫卷,层层梯田明灭着粼粼波光,天上地下合为一色,就象进入了一个光的世界。
 
  此时打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唢呐声,堆栈的女主人告诉我说,今天前面盗窟里有位白叟去世了,寨里的人正在为他祈福送行。村外山路上那一群群头上扎着白布,一路吹吹打打的人们,都是这个寨子里分散出去的支系,特意赶来为逝者送行的。而送行典礼最重头的就是寨子里的咪谷用哈尼语,在村头路囗吟唱迁徙\"平易近众古歌\"平易近众,引诱逝者回到\"平易近众诺玛阿美\"平易近众,那片哈尼人最怀念的处所,以达寿终正寝。她还说,哈尼族没有文字,只有措辞,迁徙\"平易近众古歌\"平易近众是前辈们口口相传才传播下来的,日常是听不到的。
 
  村口两个老外坐在山坡上,静静地看着哈尼盗窟里那些忙碌的人群和坐在自家火塘前吸着长筒水烟、剥着扁豆的白叟……。客栈门外的小道上几只土狗互相追逐嬉闹着,成群结队的驴子驮着村平易近盖房的砖瓦,沿着凹凸不平的鹅卵石路,叮叮当当地走向轻雾覆盖的寨子深处。
 
  思路逸远,如果说元阳境内那漫山遍野,阅尽人世春色的梯田是哈尼祖先敬畏天然;适应天然;与天然协调共处的文化里程碑。那么今天跟着旅游业的成长和哈尼文化挖掘,保护工作的深刻。哈尼人把本身的文化展现给了世界的同时,年轻一代的哈尼人也投身到信息时代的滔滔潮水里,介入到现代社会的生活中。但我深信哈尼文化的烙印已深深刻在他们的心里。越是平易近族的,越是世界的。代代相承的典礼、口口相传的古歌,必定会在衰牢山这块地盘上生生不息地延绵。
 
  就如许静静地在天台坐着,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捧上一碗泛红的糙米饭,就着嫰黄的花椒拌皂芽,有滋有味地吃起来。伴着窗外的浓浓春色,慢慢地陶醉在这镇静、纯朴的田园氛围中。我想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都邑慢下来,回归简略生活的初始。那时,我们会怀念,也会感恩,因为我们理解了居心去感想沾染人生最美的景致。
 
  离开盗窟沿县道西行半个小时,便来到坝达梯田的不美观观景台。这里山谷由高到低的海拔落差竟达两千余米,煦日春风中,只见片片银屏映照着蓝天白云,由坝顶倾泄而下,不知其终迹。顺着耕农行走的碎石小径,沿田畔清溪信步而下,举头仰望这上万亩交错的梯田,组合成的一道道天阶由山底直耸云端。顿感本身是那么地渺小,对大年夜天然的敬畏之心也由然而生。
 
  午后的日头渐高,发呆该是最好不外的选择。依着田梗边的柳树渐渐坐下歇脚。只见山坡上、田垄边开满了一簇簇不有名的白色小雏菊,空气中漫溢着淡淡的的暗喷香。四周绿柳新抽,鸟鸣悦耳,身边几株梨花也开得正欢。远处三两个村庄平易近正赶着耕牛扶着秧车在田间地头忙碌着,寰宇之间,无不充满着浓浓的春意。
 
  雾起云涌,不经意间斜阳西下。耳边开始响起阵阵孩子们的打趣声,三三两两下学回家的孩子背着书包,推搡着从白云深处走出,刚担心赶去十五公里外的老虎嘴景区,看斜阳晚照来不及,却幸运地搭上了热忱人顺风车,波动中我蓦然发觉,一个微笑、一次相逢给予我的体会是这般的暖和,本身心坎对生活的知足竟是如斯的简略。是啊,只要勇于放下,别让本身承载太多的负重。给生命多些微笑的空间,或许不才一个转角,就会碰见全新的本身吧。
 
  车到山巅,俯视山下气概恢弘的老虎嘴梯田时,我不禁掉语,那依山而筑,层层叠叠的梯田,仿佛是万千流淌的明镜,极其壮不美观观。在夕照的余晖下,晚霞挥洒七彩线,映衬出一方方流金溢彩的地毯;野外顿作五线谱,奏响了一曲曲激越飞扬的乐章。光影是马良的笔,化群山为景,借梯田调色,云舒云卷描写出一幅绚丽的画;轻风是飞燕的韵,拂水光为绸,依春色为境,闭合云翳演绎着一场盛装的舞。
 
  极目远眺,斜阳在暮色的保护下渐渐隐去。大年夜地与长天融为一色。清风吹过,仿佛所有的鼓噪繁荣也随之飘逝。万籁俱寂中只剩下了一个空。我行寰宇间,寰宇即我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0 联盟娱乐 版权所有